清正廉洁的楷模汪洋湖

时间:2008-04-22浏览:60设置

按语:"坚持清正廉洁,反对以权谋私",是《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提出的重要任务,是党的性质和宗旨对党员干部的基本要求。吉林省水利厅厅长、党组书记汪洋湖,就是始终坚持清正廉洁,从不以权谋私的典范。我们从诸多介绍汪洋湖廉政勤政事迹的通讯中,摘录有关汪洋湖清正廉洁的事迹,供大家学习。  清贫的汪洋湖 汪洋湖的确清贫。一套老式的三室一厅的住房里,摆放着两张木板床、一套旧沙发、两个书柜,还有一张三合板的折叠饭桌,最抢眼的是客厅里一台25英寸的电视机,那还是他的大女儿给买的。 1994年,汪洋湖从吉林市往长春市搬家,去的是一台半截子车,司机直嘀咕,这得拉多少趟?结果半截子车还没装满,拉回的全部家当是一个书柜、两个木箱、两口水缸。1999年省里给汪洋湖分了一套新房,几万元就能买下,可是他却没有要,因为买那套房子得花4万元,家里存折上的钱连国库券都算上也不够。借钱买吧,那得还到几时啊?"在长春市一个拿不出4万块钱买房的人家,算什么生活水平?当地人说:"困难户。" 清贫,不是共产党所追求的目标,但是,对于一个手中握有权力的共产党人来说,这份清贫,却让人们更透彻地看到了他的心底。 汪洋湖24岁就已经是公社党委书记,29岁开始任县级领导,他先后担任过永吉县委副书记,磐石、舒兰县委书记,吉林市委常委、秘书长,浑江市委副书记,省水利厅副厅长、厅长。 按照时下一些人的眼光,他有着很多"发财"的条件与机会,但是,他对此视而不见,始终坚守一个共产党人的"道",把手中的权力看作是为人民谋利益的工具,而不是用来为个人谋取私利的商品。他说:"当官捞好处,那不是共产党的章法,是共产党的干部,就得按党的规矩来!" 汪洋湖是从基层干过来的,他十分了解社会,知道自己的位子有多大的"含金量"。然而,在他的天平上,就是一座金山,也撼不动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灵魂。 他在水利厅进行了一项被誉为"阳光行动"的改革:凡水利工程建设项目,全部实行招投标制。他与厅领导班子成员"约法三章":不取非分之钱,不上人情工程,不搞暗箱操作。他本人带头践约,从未指定过一个承包商,从未写过一次条子,也从未暗示过任何人。 "一把手"的榜样力量是无穷的,水利厅系统的干部个个向汪洋湖看齐。1999年,国家和省有关部门对吉林省水利建设资金使用管理情况进行多次检查,没有发现严重违规问题,工程质量合格率达到100%,优品率达到81.5%。 汪洋湖的"死"原则 俗话说:"官儿不打送礼的"。然而,几十年来,汪洋湖的一条"死"原则恰恰就是:不收礼。 那年他在黄狼沟村蹲完点,农民一直念着他的好,有一年他们听说汪书记父亲病重,便派人给他家送去了一篮子鸡蛋,一袋子大米。他收下了乡亲们的厚意,随后把按价折成的钱和粮票托人如数送回。 他到水利厅后,有一次生病在家打吊针,有人得到消息到他家去探望,临走悄悄放下一包蘑菇和五条香烟。三女婿发现后,忙给岳父说,汪洋湖急得边拔针头边要往外追,手背都瘀血了。女婿赶紧把他按到床上,拎起东西一直追出老远,还给了来人。 1997年他当厅长后,专门给厅里的司机开了一个会,立下一条"规矩":不准为领导代收礼品。他每次带车下基层回来前,都要先检查一遍车厢,有东西送回,没东西才走。有一次他到基层去,回来时走出老远才发现车里有一包补品,他立即让司机调转车头,把东西放回住处的房间,然后给县水利局的同志打电话,让把东西拿回。 为了杜绝送礼风,每年春节前,汪洋湖都在厅里再三强调,不要到领导家拜年,有时间去看看困难职工和离退休老干部。有一个春节,一位处长拎着东西去他家,他硬是没让进门。那位处长事后对家人说:"我脸上没面子,心里服啊!" 有人曾说汪洋湖:"你一次礼不收,有点太不近人情。" 汪洋湖说:"堤溃蚁穴,这个口子开不得。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就会越收越多,时间长了,就陷进去了。一些领导干部最后掉到钱堆里不能自拔,不都是从第一次开始的吗?意志力不强,投降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一刀切死。有情不在礼,我欣赏'君子之交淡如水'。" 汪洋湖的亲情 汪洋湖参加工作40余年,岗位变动16次,与其妻子、女儿两地分居30年,从来没有休过探亲假,在这几十年里,汪洋湖心里确实常惦念父母、妻子和孩子,但他更放不下的是工作。 作为独生子,汪洋湖没能守在父母身边尽其孝道,只是借开会或办事的机会顺路回家看一下二老。汪洋湖的父亲晚年多病,后来瘫痪在床。老人弥留之际,一直呼唤着儿子的名字。等他赶到母亲身边时,老人已经去世了。 汪洋湖对妻子、女儿也是一样。他的三个女儿出生时,他都因工作忙而未能陪在妻子身边,他见大女儿头一面,是在孩子出生百天那天。1987年12月,汪洋湖由吉林市调往浑江市工作时,大女儿正患严重肺结核病,二女儿又处于高考前的紧张复习中。妻子对他这个时候调动工作很有想法,让他找有关领导谈谈。汪洋湖说:"咱是党员,组织上怎么定就怎么办吧。"他妻子是个温厚贤淑、通情达理的人,一听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后来,大女儿由于治疗不及时,留下了后遗症;二女儿因高考成绩不理想,加上家庭生活困难,去当了临时工。 三女儿三四年都没有工作,后来就与爱人一起,搞个体建筑装潢。朋友们说:"水利系统有那么多活儿,你爸指头缝里漏点活儿,就够你们干了。"三女儿也曾几次让爸爸帮助找工程,但每年掌握几十个亿资金的汪洋湖就是不答应,对女儿说:"只要我在水利厅长位上一天,你就别想在水利口干这干那。没饭吃,就来我这儿吃。"孩子觉得很委屈,老伴开始也不理解,娘俩在一块哭了好几次。为了维持生活,现在三女儿和三女婿只好开了个小店面。 在工作岗位上绝不处理家、亲属的事情,这是汪洋湖多年来立下的规矩。有一次,他的一位堂兄弟来找他,想通过他承包工程挣笔钱。汪洋湖反复解释,这位亲戚就是不信,最后汪洋湖生气了:"想私包工程,在我这没有先例,你就是把我过世的亲爹扶起来也不行!"那位亲戚只好垂头丧气地走了,以后再没有找过他。有的同志也曾问他:"汪厅长,你当那么大官、孩子工作没安排顿好,家里过得不像个样,你不觉得亏呀?"汪洋湖笑了:"亏什么?问心无愧!" "无情未必真豪杰。"其实,汪洋湖的感情世界是很丰富的,他对他的家人和亲属充满了爱。老伴不会忘记汪洋湖体贴入微的关怀:1989年底,汪洋湖从浑江市调往水利厅时,组织上让他在家过完年后再上班。这二十多天,汪洋湖又是做饭又是洗衣,不让妻子"插手"家务,仿佛是在好好地进行补偿;汪洋湖每逢出差,都给老伴买下一堆肉蛋蔬菜,"逼"老伴吃,因为汪洋湖知道自己不在家,老伴吃饭就瞎凑合。女儿女婿不会忘记:到父母家时,父亲总是亲下厨房,做上几道拿手的好菜。晚上睡觉,他让孩子们睡床,自己睡沙发。三女儿不会忘记:每次去父母家,父亲总是再三叮嘱母亲给自己带米带面…… 汪洋湖是个情深谊重的人,在他的内心深处,永远有着对家人和亲属的挚爱。只不过他不让这片感情染上权力和地位的色彩,不让这片感情误导自己做出有违党和人民利益的事情来。
返回原图
/